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<不要说话>

一片安身之地,画地为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-:离别的笙箫  

2015-08-18 23:49:33|  分类: 15.盛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涂完墙之后,我站起来穿过走廊去活动筋骨。

透过二十楼的玻璃窗看下面的城市,模样清晰又细小,能远眺到长江,有粼粼的光亮。江面上船只分布倒不算多,但都隐隐的忙碌着,想必是个丰收的季节。

早上起床后看外面,天竟然有丝阴沉,和现在看到的完全不一样。有少许的风,太阳在云层后藏藏掩掩的总不露头,抬头直视着看太阳能看到模糊的光晕,在周围灰沉的天色映衬下倒显得有些奇异。站得高,应该离太阳会近一些吧。直视的时间长了,光晕竟也盈满了双眼,都是浅金色的光芒。恍惚眨了眼,再看光晕,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刚才应该是瞳孔运动了吧,我想。

组里有个同事要走了,坐我旁边的位。提议周六去唱歌,唱完趁着夜色就离开芜湖,再也不回来。

最近一段时间,仿佛想要逃离这个城市的人在不断增加,一个又一个。在我写完芜湖后总有些忐忑,关于他们的走与留,还有爱和希望。婧姐回复我说写的很好,照片也很赞,我自然是有些放下一块大石的感觉。但冥冥中这一年应该是要发生些什么才对,就像邻座同事的离开,是个天秤座妹子,但说话做事却透着股刚气,即便她要去的地方也不远。

群里大家都说怕要伤感落泪,面对这离别毕竟都还没有太多经历,可做到面不漏色、心不漏跳。看着这群九二年、九三年的年轻人,我自己当年是否也可以满不在乎的挥手告别呢?我能想到的最多的告别,即离开一个城市回到另一个城市。这种心理上剥离熟悉地域的生硬,也曾让我无从适应,心总悬在半空。再后来,辞职时也有这种莫名的感觉,不踏实。放佛这未来我暂时找不到落脚的地方,但是这一切,来就来了,走也就走了。

如今再站在人群中,我已很少再东张西望,因为大家都有故作镇定的嫌疑,谁也帮不了谁或带着谁走入正轨。两年前当我开始独自带一小支团队时,我把他们当孩子当朋友,谁受了委屈我必然是要去讲理的。时间长了却发现刚出校园成长反而变的缓慢,所以当我没有辞职就离开公司后,将部门丢给他们接手,现在其中一个已经是一间公司的主管。这是否也意味着成长并非自愿,多数是在外界条件的推动下缓步前进,又或是逼不得已。

妹子说打算星期五再通知大家,想悄悄的走。我想起徐志摩先生的那首诗中,悄悄是离别的笙箫。

今晚似乎加入了一个邪教,没错,真的是邪教。好了,该睡了,蓝紫汉罗斯赶我去睡觉了,晚安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