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<不要说话>

一片安身之地,画地为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-:人生中的某一场雪  

2016-01-31 21:33:47|  分类: 16.前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月三十一日,有雪。

我坐在窗边看窗外世界的大雪纷飞,在新一年第一个月的最后一天。

中午十一点天空还隐约挂着太阳的时候,雪花开始往下飘。隔壁看门的老大爷说下雪了,我跑出门去仰头看,是真的在飘雪。整个一月份的天气就像今年的股市,从来没好过。寒潮、上冻、霜雪、雨水充沛,好不容易有太阳的那几天地上也一直都是冰冻,我窘迫的在家门口同一个地方摔了两次,差点要摔第三次的那天冰冻化了。

开车出门接妹妹放学,雨夹雪起势越来越猛,刮雨刷看起来很滑稽,要不断的赶走这些来自天上的雨雪。我发简讯给Earth说:
“下雪了”
他说:“我这辈子几时才会见到雪”
我想了想回他:“当你离开香港”

前段时间的寒潮让大半生没看见过雪的很多人活久见,然而位于北回归线以南的香港只是降温,也许这一生也不会有降雪。毕竟热带降雪这件事,或许只能想想。

在我发愣的空档儿,想起来在百城乌鲁木齐那篇中看到一句话,你一生中所有的雪不会都落在你看得见的地方。我特地去找了这句话的出处,在作家刘亮程的<寒风吹彻>里。原句是这样写道,“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,我们不能全部看见”。

不知为什么,在这样的天气里读他的这篇文章,更为静心。多少个冬天,多少个一样的冬天,一样的寒冷,在描述老母亲时那样无力又静止。

“我围抱着火炉,烤热漫长一生的一个时刻。我知道这一时刻之外,我其余的岁月,我的亲人们的岁月,远在屋外的大雪中。

这是文末的一段,而现在我也正围着暖炉在烘烤,试着把自己放入他的情境设置里,不禁也觉出那透骨透心的寒冷。而此时,窗外的雪并没有停。

傍晚时,撑伞开门,惊觉外面的世界已经是一片苍白,差点没认出自己的车。雨刷笨拙的扫掉挡风玻璃前的雪,湿冷是此刻最合适的形容词。马路上汽车呼出的尾气成为冰雪世界里唯一还热气腾腾的事物,一路缓缓的悠到一中门口等她放学。道路两旁塞满了车辆,这大概也是整个芜湖唯一可以左右马路叠放了两三溜车辆的地方,接送上下学的家长打破了交通规则。

有人敲窗,我以为倒车追尾了,摇下车窗问什么事。中年男人说你往前溜一点,后面车要走。在这个逐渐银装素裹的世界里,前后焦急等待的人和车都使不出脾气了。

回程路上,走了一条几乎没车的新马路。行道树被染成白色,像极了雪精灵,而雪仍旧像沙一样,在不停倾倒。几次因为太美停下车来,看路灯下朦胧的天空,还有那扑面而来的雪花。野湖上还有好几拨野鸭子在游,我们怪异的吐槽说它们难道不怕冷吗。

家门口的那条马路,几十年上百年的高大梧桐,光秃的枝桠上都覆盖满雪,但天已昏暗。也许以上帝的视角来看会更好,但我们仅能仰视,看几小时内世界变化出的美,也唯有自叹。

太美。

晚安。

-:人生中的某一场雪 - 向日葵梦游仙境 - 不要说话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